知名炒金公司恒泰大通陷瘫痪

来源:时间:2014-01-17 10:49:34

  “居全国金融之中心,沐全球经济之风雨”,这是北京恒泰大通黄金投资公司(下称“恒泰大通”)对于公司的形象定位。然而,记者昨天现场调查发现,恒泰大通北京总部和上海分公司均停业,老板手机拨打不通。

  知情人称

  恒泰大通老板卷款逃跑

  北京六号线地铁最后一站草房紧邻北京通州区。从地铁站出来,就是中弘北京像素小区。新小区底层窗户和阳台上都贴满了花花绿绿的门店招牌。进入小区1号院4号楼底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医门诊”的牌子。恒泰大通就在这栋楼的八层。

  敲开门,是一个单层三十平方米的小复式,一层有洗手间、厨房,中间放着一个有几个隔断的工作台。四五个男人在里头,正对门的一张电脑上开着游戏。

  记者问“可以开户吗?”一男子答:“我们暂停营业了”。“留个信息吧,能开时给你打电话。”他拿过来一张白纸,上面已写着一个名字和电话。

  记者问原因,男子答:“公司的一些问题吧,大概是内部矛盾还没协商好。”

  记者试探着问:“可以找其他公司开吗,有什么好推荐的吗?”男子答:“可以推荐个比较大的,某央企下属的一个产业中色贵金属。他们是1:100交易,交易黄金白银,资金可以放大100倍。”

  记者:“我1万元,可以做100万的生意。那不是一下就爆仓了吗?”男子答,“你没做过可以少做一些。1万一次买500元,相当于放大20倍。满仓了才放大100倍。少做一点安全。”

  记者问:“这有点像期货。”男子答:“那我不清楚,应该不是期货。”

  草房像素小区1号院4号楼是恒泰大通1月12日才迁居的新址。之前公司总部在朝阳门建国门外大街双子座大厦。从北京核心地段的高端大气双子座大厦迁出,蜗居到北京燕郊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小屋,恒泰大通最近几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

  恒泰大通号称是国内最大的黄金交易平台。一位长期跟踪黄金的媒体同行告诉记者,恒泰大通几年前在业内非常有名气,可以说排名前几位。不过,近日媒体有报道,知情人曝恒泰大通老板王志斌卷款逃跑。

  昨晚,记者几次拨打王志斌电话,电话已设置为“来电提醒”。

  恒泰大通网站资料显示,恒泰大通黄金投资有限公司,为中国黄金协会常务理事单位,以信息咨询,销售、收购黄金、白银制品,销售工艺美术品为主营业务。其自称“敢为天下先”,开创了黄金投资行业多项“第一”,包括开设金融街历史上第一家黄金理财中心等十几项首创。

  记者目击

  上海分公司也关门歇业

  根据早前报道,恒泰大通曾于2009年9月进驻上海地标建筑金茂大厦,开设了上海分公司。昨天下午,记者来到金茂时尚生活中心(金茂大厦裙楼),一位安保人员指向2楼一间正在装修的店铺表示:“恒泰大通黄金理财中心原先就在这个位置。搬离此地已近1年。”而商场的多个指示牌也已遍寻不着“恒泰大通”的印记。

  据称,这家店最初开业时还是挺热闹的。2012年3月,恒泰大通还在上海南京西路开设了一家黄金理财中心,记者了解到目前这家理财中心也已关门歇业。

  记者试图联系恒泰大通上海分公司总经理蔡英妮,电话拨通后被号码主人告知:“你找错人了。”

  “恒泰大通在店铺里看似展示销售实物黄金、白银产品,实则是吸引客户从事金银产品的网上预付款交易。”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其保证金杠杆在5-50倍。这一说法在恒泰大通以往发布的资料中也得到了证实,其号称为客户搭建了一个可在互联网上24小时交易黄金和白银的平台。

  律师透露

  恒泰大通目前官司缠身

  京衡律师集团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郝大海,代理了多起投资者起诉恒泰大通的民事案件。郝大海告诉记者,去年一例胜诉的案件中,一审和二审法院均认定,恒泰大通的集中交易、保证金制度行为为变相期货交易。因该公司无经营期货交易业务的资质,据此判决恒泰大通与投资者之间签订的合同无效,判令其返还投资者30余万元,目前该案件已经执行完毕。

  郝大海说,另一起投资者起诉恒泰大通的案件将于本月22日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恒泰大通方面已经接到了传票并提出了管辖权异议。

  郝大海向记者透露,目前司法机关仅通过个别民事判决认定恒泰大通的交易模式为变相期货交易,投资者向行政监管部门和公安机关举报该交易模式涉嫌违法,均无法得到有效的回应。

  当然民事诉讼的结果也不全尽如人意,曾有投资者以恒泰大通在交易软件中做手脚为由状告其欺诈,然而相关法院因投资者证据不足最终未支持其诉讼请求。

  业内介绍

  参与地下炒金损失惨重

  “1万元做100万的生意”,以少博大,这种类期货的操作,恒泰大通或不是第一例,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例。

  记者对像素小区中男子提供的“中色贵金属”进行查询,发现并没有这样一个公司,只是有一个“中色贵金属高返佣招全国一级代理商”,地址留的是“鄂尔多斯-东胜”。

  一业内人士介绍,2003年以来,黄金投资迎来了“黄金十年”,国内地下炒金盛行,其中不乏以少博大的类期货的操作。上海证券报曾以《疯狂的金子危险的雷区:250亿资金对赌地下炒金》进行深入报道。

  一位媒体朋友诉苦,有一次参加期货会议留下一张名片,之后每天都会接到几个推荐炒金的电话。

  行情好时,以小搏大风险不现;然而,行情不好时,以小搏大潜藏着巨大风险。1万元做100万生意,如果金价下跌10%,就亏了10万,1万元预付款就没了。

  2013年黄金价格大跌超过20%,在4月、6月,黄金市场迎来突然暴跌之时,最严重时两天跌去20%。参与地下炒金者损失惨重,爆仓者不乏其人。

  郝大海律师透露,“地下炒金者”很难打赢类似官司。他打赢了一次与恒泰大通的官司后,后来许多代理商、地下炒金者来找他,咨询相关的事;这些人有的与恒泰大通相关,有的是与恒泰大通无关的炒金者,包括一些代理商。

  ■相关链接

  黄金行业标杆恒泰大通停业

  官司缠身称账号被冻结

  两个月前还是黄金行业的标杆,自称要“引导行业良性发展”的恒泰大通黄金投资有限公司(以称“恒泰大通”),日前给投资者发邮件或书面通知称,公司从1月13日起暂停营业,客户无法进行交易也无法转入转出资金,且从1月24日起将无法登录交易账户。

  邮件中对停止“出金”的原因解释称,“是自2012年6月以来,在市场波动、法律环境缺失的情况下,部分客户与我公司发生法律纠纷,致使公司的所有资金账户被法院查封,客户资金无法实现划转。”

  可是有不少投资者却确对此表示怀疑,担忧账号被查封的说辞只是缓兵之计。

  2013年12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曾刊登《金融创新还是“打擦边球”?恒泰大通贵金属交易模式之争》一文,详细介绍该公司与客户之间的纠纷以及恒泰大通交易模式合规性的质疑。

  1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恒泰大通总经理王志斌和总裁助理王春天的电话均无法接通,发短信也未回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从2012年6月起至今,仅朝阳法院受理的涉及恒泰大通的案件就有数十件。最高人民法院的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亦显示,恒泰大通担任被执行人的案件也多达48件。

  投资者集中起诉

  北京的投资者徐先生称,他于2011年在恒泰大通开通了网上交易账户,一共投入27万余元,已亏损近22万元,目前账户余额仅5万元左右。

  据其介绍,1月10日,恒泰大通的客户经理曾以私人名义给他打电话,提醒他“听说公司最近出了点问题,老板可能会跑路,赶紧把钱提出来”。可是1月13日他准备把钱取出来时,已经出不了金。

  恒泰大通既有柜台现付的黄金、白银交易,也有“网上预订买卖”的交易方式。而该公司和客户的纠纷也多缘于网上的预定交易模式。

  不少投资者巨亏后便把恒泰大通起诉到了法院,法院一审二审均认定,恒泰大通的网上预订买卖实为“期货交易”,而该公司并非依法设立的期货交易场所,不具备经营黄金期货交易的资质,故判定合同无效,返还投资者本金。此后便引发投资者的诉讼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从2012年6月起至今,朝阳法院受理的涉及恒泰大通的90多起案件中,大部分是投资者起诉恒泰大通的。目前已经审结76件,还有15件正在审理中,还未审结的这15件均是2013年11月以后受理的。

  恒泰大通对投资者称,该公司一直采取积极措施应对,比如通过聘请专业律师应诉、向法院执行局提出执行异议、向法院申请再审、向检察院申请抗诉等方式。

  工商部门信息显示,2013年7月10日,恒泰大通的法定代表人已由王志斌变更为邵洪有。2013年12月19日,公司的注册地由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乙12号双子座大厦东塔24层03、04、05、06室,变更为北京市朝阳区五里桥二街1号院4号楼8层0818室。

  从“行业标杆”到“账号冻结”

  2013年11月,在恒泰大通位于双子座大厦的办公室内,王志斌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直太忙了,我觉得我还欠你们媒体一篇大稿子。”当时王志斌信誓旦旦地提到,目前整个黄金行业比较混乱,而恒泰大通希望做一些行业自律和规范的工作。

  仅两个月后的1月15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再次来到原双子座大厦的办公室时,现场已经人去楼空。该公司办公区大门已经封堵,暂未有新公司进驻,楼下大厅的楼层信息指示牌上已经没有了恒泰大通的名字,大厦24层另外一家公司的员工和大厦前台工作人员均表示,恒泰大通已经搬走一个多月了。

  在恒泰大通官网上,一则落款日期为1月12日的“迁址通知”则显示了该公司新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随后赶到的新办公地址处看到,门口并未有任何恒泰大通公司标识。有三四位自称恒泰大通普通工作人员,正在接听投资者的询问电话和接待来访者,同时正在办理登记投资者账户余额等信息。

  上述工作人员解释不能出金的原因和官方通知一样,因为涉诉,公司在四家银行的账号都已经被法院冻结了,目前员工的工资都没有发。

  徐先生等投资者对账号被冻结的说法真实性表示怀疑,“要是公司的钱真被法院冻结了,我们还有拿回来的希望,就怕是缓兵之计,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

  关于老板跑路的传言,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老板都跑,我们还留在这儿干嘛?不过结果要等到诉讼结束后,如果公司胜诉了,公司同样可以正常出金,如果继续败诉了,投资者的钱法院会判决归还的。”

  至于联系不上高管的问题,该公司留守的员工解释是,“老板的电话也不是谁打都接的”。他们表示,“是公司高层指示他们在此接待投资者的。”关于他们如何联系公司高层,员工表示是两部办公电话,当记者要求用他们办公电话联系王志斌时,被拒绝。

相关阅读

蓝筹股带动大盘继续上攻 沪指重返3400点
    【盘面简述】今日早盘,随着油气股的拉升上涨,中国石油和中国石...
白马股崛起补涨强烈 短期恐慌性抛盘并不大
    今日市场点评:沪深两市早盘各股指纷纷小幅低开,开盘之后一度呈...
市场再度面临重要的时间窗口 一板块有望迎来年末行情
    【今日小结】今日,两市小幅高开,开盘回撤后快速上行翻红,金融...
不离谱的回落 三理由力挺节后机会
    今日市场点评:大盘在节后第一天走出了高开低走的行情。在国庆期...
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名单不久后推出 军工、民航、通信混改机会尤为突出
    国新办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在回答记者关于...
多方护盘力量继续加码 市场震荡不改上行趋势
    【今日小结】全天看,两市双双低开,开盘后在煤炭、有色等资源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