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幼师“初夜换清白案”再调查:28亩土地是诱因

来源:当代商报时间:2014-03-21 00:24:13

  原文:浙江幼师“愿以初夜换清白案”再调查:都是这28.24亩“子孙地”惹的“祸”!

  -----28.24亩土地是诱因村民维权长达7年多人多次被拘留过父女都被判刑

  图:天车罗村北边的28亩土地如今是高楼耸立

  本报记者杨轩

  ■去年7月初,一则浙江诸暨女幼师陈露“愿以初夜换清白”的求助信在网络上传出,一度列“腾讯热门话题”首位。“我被羁押于诸暨看守所7个多月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都是因为我父亲为集体利益上访而来,开发商用我做人质,让我父亲放弃上访......做了就做了,没有做就没有,没权没势的我也只能用我最宝贵的初夜来感谢解救我的好心人。”

  ■2013年11月26日,陈露在诸暨市人民法院一审为自己辩护时哭了。“我只是一个20多岁的姑娘,一名幼儿老师,却被冠以那么多的罪名,卷入这场纷争,是因为我的父亲陈宝良与村民土地维权的原因。我以人格担保,从头到尾都没有伤害过别人(指王雪峰医生)。”

  ■今年1月28日,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陈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14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年9个月。同时,陈露的父亲陈宝良以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3年,另外还有3位村民也以同样的罪名获刑。

  在一个叫天车罗村(2005年与石佛村合并为诸东村,以下简称天车罗村)的地方,有一块市值近2个亿的28.24亩出让土地。2013年7月,一位26岁的杭州某幼儿园老师,用一封“愿以初夜换清白”的求救信,让一场长达7年之久的官民土地“争夺战”,被戏剧般的放大,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直到今年1月28日,这一天,离大年三十还差两天。“愿以初夜换清白”的26岁女孩陈露,被诸暨市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9个月。同时,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的还有她的父亲陈宝良以及李友宝、马小红、翁秋英等村民。

  此前,陈露跟她的父亲陈宝良已经在诸暨市看守所被关押了15个多月。

  但是,自去年7月份以来,诸东村几名村干部以及开发商老板、暨阳街道办官员被诸暨市检察院反贪局带走的消息传出来后,倏忽间,围绕这场土地纷争和村民被判刑的原因,各种传言和猜测就不断地在坊间发酵。

  “构陷前任村长女儿入狱”、“拿陈露要挟父亲”、“警方隐匿监控视频”......各种各样的同情与质疑声如浪袭来。马年春节里,又几乎让诸暨市这座有着13家上市企业的“全国百强县市”的城市,接连遭遇舆论漩涡。

  这场看似简单却有着长达7年之久的官民土地“争夺战”,因为有这么一对父女在土地维权中女儿无奈做出“初夜换清白”的举动后,再次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2月16日,记者赶赴浙江省诸暨市实地调查。并试图从村民、街道办、开发商以及法院、公安局等各个环节与其有关联的方面去了解实情,力图廓清整个事实根源。

  一位62岁母亲的疑惑

  从诸暨市区出发,到天车罗村,只有短短的4公里路程。2月16日下午,记者来到诸暨市天车罗村陈露的家里采访。

  站在自家的屋檐下,今年62岁的陈银凤老人显得格外沮丧。

  她不断地翻着小女儿陈露的相册,又自顾自的回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变得越发沉默。

  这天,空中下着大雨。

  在天车罗村子的十字路口,北边是临街整齐的高楼大厦,南边却是山脚下村民常年久住的传统砖瓦房。而在那块引发当地官民土地“争夺战”的28.24亩土地(注:有4亩为绿化地,故权证上只有24.74亩地),正好就位于十字路口的北边上。

  远远的可以看到,在十字路口向南走的公路两边,因为要扩建通往一处商贸城的车道。很多户房屋都被拆除了,瓦砾断梁堆积成山,似乎没有清理的迹象。

  再直走200米,就到了陈露她家位于扩建公路范围内的一栋3层楼高的砖瓦房。

  在进入村子里的公路上,都积满了又臭又脏的废水。几辆汽车开过,车轮上竟溅起几米高的水花,让人分不清是天上落下的雨,还是地上积起的水。

  村子路口,偶尔有一两个村民出行。当记者上前问及村民因土地维权被判刑的看法,对方的表情讳莫如深,叹着气摇着头不愿意说一句话。

  元宵节刚过完,而在这个村子里,从表面上看,似乎看不出有些许新春佳节的喜悦气氛。


  图:陈露的母亲陈银凤与姐姐陈薇在家里

  而让陈银凤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因为这一块属于天车罗村全体村民的28.24亩“子孙地”,自己的女儿与丈夫双双被“判刑”入狱,还搭上了村子里的另外3名妇女。

  但陈银凤老人坚信自己的女儿是无罪的。

  她说,她的女儿陈露一直坚称自己在医院门口没有踢过王雪峰医生。因此,涉嫌故意伤害罪就无从谈起。“如果陈露想打王医生的话,王医生在夺她灭火器的时候早就动手打了。”

  “真正打伤医生的两个人,就可以被取保候审,早早从看守所出来了,最后还被判了缓刑。而我女儿却被指证诬陷,不仅申请取保候审不批准,还被判了实刑。”

  陈银凤告诉记者,开发商的人曾在工地上把她丈夫陈宝良打成轻伤,凶手被抓获,但警方却在当天就给放了,第二天(指2012年10月4日)却又出现工地上殴打村民。

  陈银凤总觉得,丈夫陈宝良本来已经在工地上被开发商雇请的人打伤而住进医院,自己跟女儿陈露也在医院里照看。过后,她们母女俩站在诸暨市人民医院江东分院(以下简称江东分院)的门口说话,突然遭到医院的120救护车里面走下来的四五个人一阵暴打。

  她认为,打人者跟江东分院肯定有脱不掉的干系。“打我们的凶手没有被抓和被处理,自己的女儿却被城东派出所给抓起来了。”陈银凤感到不可思议。

  “王医生夺我女儿手中的灭火器这是事实。难道他连说出真相来的勇气和权利都没有?王医生第一次口供没有说陈露上前踢过他一脚,第二次为什么要改口说我女儿踢了他一脚呢?”

  其实,知道事件真相的还有一个人,就是陈露的姐夫赵仁杰。

  2月17日下午,在记者去诸暨市公安局采访的途中,赵仁杰告诉记者,2012年10月4日下午3点,医生王雪峰在江东分院的急症室门口被许国森、宣万里殴打时,他正好就站在急症室门口的花坛边,距离医生被打的地方只相隔两三米远。

  “我亲眼看到只有宣万里、许国森他们两人打医生,陈露根本没有上前踢过他,我比谁都清楚。他们两个人打一个人,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难道会冒出两种真相?”

  赵仁杰说,他跟岳母的想法是一样的,哪怕是卖掉房子,砸锅卖铁,也要为妹妹陈露以及岳父陈宝良讨个清白和说法。

  但令人蹊跷的是,打伤医生王雪峰的宣万里、许国森在2014年1月28日两人只是分别被判了缓刑。许国森2012年10月5日被刑拘,宣万里10月29日被刑拘,而两人刑拘都一个月都不到,又同时在11月2日就早早被取保候审。但陈露却一直被关押了15个月后才开庭审理。

  对此,记者在诸暨市公安局采访时,一位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曾回复:“他们两人符合取保候审的几种情形的规定,毋需怀疑。”

  辩护律师:案已上诉

  2月7日,农历正月初八,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因不服一审判决结果,陈露的辩护律师李智保便向浙江省绍兴市中院正式提起上诉,认为侦查机关隐匿了能够证明陈露清白的关键性监控等,并要求检方证人出庭。

  而在此前的2013年9月6日,陈宝良、陈露案等5名村民在被羁押11个月之后终于开庭。但想不到的是,当天村民激愤难平,诸暨市人民法院不得不宣布延期审理。

  不久,法院又定于2013年11月26日,再次开庭审理。李智保律师告诉记者,一审时,多名辩护律师申请指控陈露以及她父亲等几位村民的检方证人出庭,但均遭法院拒绝。

  李律师指出,从公诉方出示的证据来看,陈露与殴打王雪峰医生的许国森、宣万里并不熟悉,而且也没有事先共谋,不存在指认后殴打行为。陈露也没想到,她跟表姐随口说出的一句“这个人也在,是夺我灭火器的”,被身后的许、宣二人会错意,二人上前殴打了王雪峰。

  同时,陈露提供了警员王晓春在派出所第一次向其讯问时的录音证据,显示王晓春曾表示警方已拷贝所有监控录像。并向陈露表明江东分院门口有全部监控,而且监控里可以看到陈露母女被打和医生被打的整个事发现场。

  但迄今为止,侦查机关一直未肯拿出完整的监控视频。

  李律师还称,2013年11月26日诸暨市人民法院一审庭审时,播放了检方指控陈露被打后,手持灭火器欲殴打曾在医院打伤陈露母女的李某的视频系掐头去尾。他认为,侦查机关明知有还原事实真相的全部监控,为何却隐匿不拿出来?

  李智保律师还说,公诉方提供的案卷证明显示,王雪峰医生在2012年10月4日18时10分也就是在江东分院被打伤的这一天,第一次对警方陈述的询问笔录里,并没有提到陈露上前对他的肚子踢了一脚的说法。但直到过了一个星期后,又改口说陈露曾上前踢了他一脚,并称医院保安队长寿渭全也一直在事发现场。

  “而寿渭全也在2012年10月4日16时50分的第一份询问笔录里,也没有提到过自己曾看见陈露上前踢过王雪峰的说法。直到一个月多后,警方对其又重新作了一份笔录,才改口说陈露上前对王雪峰的肚子踢了一脚。”李律师说。

  李律师还指出,2012年10月4日下午4点左右,陈露转入诸暨市人民医院就医直到被警方带走,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但一审法院又认定陈露参与了同日下午4点在天车罗村“和睦园”工地焚烧财物的行为,这显然不可能。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在2月17日上午来到诸暨市人民法院采访求证。该法院办公室的一陈姓负责人说,案卷里关于医生王雪峰被殴打的监控视频,公安局没有提交。

  采访中,记者问及案卷里同一警员分身两地办案取证、陈露同一时间分身两地作案、医生被殴打前后不一的笔录、指控5位被告村民的证人为何被法院拒绝出庭作证等问题时,法院仅简单回复,说以判决书为准。“说法院不严谨审查、不辨是非,那只是被告人的说法,但很多质疑都在法院的判决书里面说清楚了。如果说陈露无罪,一审法院的判决现在也没有生效,他们也上诉到中院了。”

  随后,记者又去诸暨市人民检察院采访了解相关情况。但一位接待记者采访的工作人员,在让记者在其办公室坐了半个小时后才告知:“我们的意见以法院判决书为准,而负责该案的两位公诉人因外出办事,也无法接受采访,我们又不了解具体案情。”

  导火线:王雪峰医生被打

  2012年10月4日15点30分左右,王雪峰在诸暨市人民医院江东分院急诊室门口被打成轻伤。

  王雪峰是江东分院急诊室骨伤科的医生。他向侦查机关承认,10月4日这天休假,不在江东分院上班。那他为什么在医院来得那么凑巧,碰上了村民与开发商工地上的人在医院打架的事情呢?他究竟是如何被打伤的呢?

  根据法院的判决书认定,当日14点30分许,和睦园工地人员李海勇与被告人陈露在急症室发生纠纷,陈露手持灭火器欲殴打李海勇时,王学峰上前劝阻并欲夺陈露手中的灭火器。15时许,陈露与其母亲陈银凤在急症室门口说话时,王雪峰从斜坡上来,陈露指认,“这个人当时也在,夺我灭火器的”。之后,从急诊室出来的许国森走上前一拳将王雪峰(经鉴定构成轻伤)打倒在地,然后宣万里也上前殴打,并踢了几脚,同时称陈露也上前踢了王雪峰。法院认定,三被告人的行为符合故意伤害共同犯罪的条件。

  当晚,陈露被警方从诸暨市人民医院(总院)的病床上带走,第二天被诸暨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但许、宣两人当日并没有被抓。

  然而,陈露一直坚称自己并没有上前殴打王雪峰,是被“构陷”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又得从陈露在国庆节回家说起。

  2012年10月3日,因为是国庆长假,陈露就回家陪母亲。多年来,陈露一直在杭州市一家幼儿园当老师。平时,很少回天车罗村的老家,更不参与村民从2009年就开始与开发商的土地纷争。

  陈露的姐姐陈薇告诉记者,当日,全村的村民都自发赶到了和睦园的工地门口,与开发商理论,双方从上午就开始争吵起来了。

  “我妹妹说从来没有看到村民的28亩土地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村民是如何与开发商闹纠纷的,就想去看下热闹,顺便了解下这个集体土地被开发成什么样子。于是,我就抱着孩子与妹妹一起来到了工地上。”

  陈薇说,她父亲陈宝良当日早上7点就被驾校司机接走学车去了。到了9点左右,一个村民给陈宝良打电话:“你老婆和女儿都被打伤了,快点回来”。

  陈宝良一听,就立刻赶回家。一看,并没有村民在电话里所称的家人被打得很凶一回事,就不在意。

  中午,陈薇一起与妹妹回家做饭。陈薇怕父亲被开发商雇请的社会青年再次打伤,就劝父亲陈宝良不要去和睦园工地上,因为开发商一直认为陈宝良在挑头带领村民上访维权。

  “2010年6月2日,我爸在浙江丽水莲都区水东村骑车路过桥洞时就被五六个不明身份的人殴打,使得左手致残,现在都还没有抓到人。”陈薇说,过了一会儿,父亲又去工地上了。

  “我爸确实与村民拉了一车空心砖停在工地门口上,当时还只搬下来十来块砖头时,一伙人就冲上来将我爸打得头破血流,右手打成骨折(鉴定为轻伤)。随后,我爸就被送到江东分院急症室治疗。”

  陈薇告诉记者,她父亲被打伤后,妹妹陈露确实很气愤,与其他在场的村民想找出开发商雇请的凶手。双方就在工地上争吵起来。但后面也不了了之。

  “10月4日上午,陈露一直在医院陪护父亲。上午和下午根本没有去过和睦园工地。我还做了中饭让我妈给她们送到医院去。”陈薇说,“法院一审认定陈露10月3日、4日都去了工地上参与了打砸,这完全是诬陷。”

  而在采访中,一位村民给记者提供了一份2012年9月8日的《会议记录》。

  “村民是合理合法的正当维权,有什么错?”该村民说,10月3日,迟迟得不到“2个工作日内答复”的村民,根据此前“9.8”政府协调会议精神,自发组织来到有争议的工地现场,要求诸暨市广发置业暂停施工,先与村民对话解决问题,但遭到开发商的拒绝。

  在村民提供的一份《会议记录》材料里,记者看到其中第五条这样写道:“必须在两个工作日解决,如不解决,开发商停工,等协商解决后再同意开工。”

  但是都快一个月了,当时参与会议的当地政府人员仍未遵守诺言,开发商也从未停工。

  “我们认为,这次会议给了村民自主维权的权利。既然政府无能力从中调停,村民只有以此次会议纪要为凭自主维权。”10月4日中午,因为村民们看见陈宝良被打伤后,更加气愤,村民就都自发的聚集在工地上向开发商讨说法。

  “2012年10月4日下午2点左右,听说医院急症室又有被打伤的村民住院,我跟陈露就去看了下,才知道是宣志侃被打伤。因为我丈夫陈宝良就住在急症室的病床上。”陈银凤回忆,过了一会儿,她跟陈露走到急症室门口,一辆救护车就开了过来,以为又是村民被打伤拉医院来就诊的,她们母女就赶忙让了一下道。

  “从救护车上直接下来四五个年轻人,就二话不说把我和我女儿陈露打倒在地下。这些跑到医院打人的,好像有恃无恐,根本不理睬旁观者的劝阻。没有办法,陈露就随手拿起灭火器反击对方,后面被王雪峰医生抢夺了几次,最后还是其他村民帮忙赶跑了那几个打人的人。”

  据记者了解,关于陈露拿灭火器反击打人者的监控录像,一审庭审时当庭播放过。但令人奇怪的是,陈露母女被打的监控却没有播放。

  陈薇说,到了当日下午3点左右,很多在医院里的村民都在议论开发商雇请的人打人太嚣张,竟跑到医院打村民。过后,村民都各忙各的。陈露也跟表姐走到医院门口聊天,正好看到王雪峰走上来,就对其表姐随意说了一句:“这个人就是刚才夺我灭火器的”。哪知道,刚好从急症室门口出来的许国森和宣万里听见了,也就二话不说上前一拳将王雪峰打倒在地。一会儿,双方就被医院的几个保安劝阻住。

  由于怕开发商的人再跑到医院打人,于是,陈露一家人决定换一家医院治疗。当日下午4点左右,陈露与父亲就都转院到诸暨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到了当日晚上7点,陈露被诸暨市城东派出所的民警从诸暨市人民医院的病床带走问话。

  “两个人打一个人,医院门口有监控视频,如果陈露确实上前帮忙打医生,监控里完全是清清楚楚的,可公诉方至今都不肯拿出来,说监控没有了,就凭出门一段视频猜测推理陈露参与打王医生,这种推理有事实依据吗?”至今,陈薇母女俩只要一说起这事就很气愤。

  至此,陈露有没有踢了王雪峰医生,就一直是该案争议的焦点。

  在2013年11月26日一审庭审时,原先指证陈露殴打王医生的被告人许国森也改变证词,说他没有看到陈露踢过医生。

  王雪峰医生:陈露被判刑不关他的事

  为了解医院事发现场的真实情况,2月17日13时左右,记者来到江东分院欲采访王雪峰。但是询问值班的医生后得知,王雪峰当日没有上班。而在急症室里,记者只要向其他医生问及王雪峰的名字,好像都显得很警惕。

  随后记者又去该医院9楼的行政办公室查看。一位工作人员告知记者说,9楼办公室的人都只是管后勤,没有医院负责行政业务的部门,并告知王雪峰医生被打伤的事,要去总医院采访,他们都不知道情况。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王医生在急症室的门口和台阶被打的地方,都在医院门口安装的监控范围内。

  从医院出来后,记者拨通了医生王雪峰的电话想求证当日他被打的情况,以及他向派出所作出的笔录第一次并没有说陈露踢他等前后不一的问题时,王雪峰一听是记者要采访,就很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但是等到晚上12点后,王医生却跟记者打来电话说明情况。王医生在电话里称,他自己被无辜打伤,是一个苦主。他还说,陈露打不打他也都不要紧,陈露判刑还是不判刑,判了多久,都跟自己不“搭界”,因为这都是法院和公安的事情。“不要问我第二次(改口供),这个也是公安局的事情。”

  王医生还表示,对于陈露和徐、宣三人被判刑一事,他一没有签字,二是法院也从来没有通知过他。但是,他希望记者为此事奔走呼吁一下。

  3月2日,记者又找到江东分院保安队长寿渭全(他是案卷里的主要证人),电话采访事发当日的情况。寿渭全在电话里对记者说:“这个问题你要去找公安局…..当时陈露有没有踢过王雪峰我是没有看到,这个是真实的。”

  记者发现,一审判决对寿渭全和王雪峰的第一次与第二次询问笔录,指证陈露踢人的陈述前后都不一致。但法院作出认定:“王雪峰当时被打得神志有点不清楚后经回忆再陈述,和寿渭全经过回忆后确定王雪峰倒地后陈露有踢人的行为。”

  采访中,一位叫宣峰的村民也给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他说,10月4日晚上在派出所里,有一个开发商雇请的打手曾告诉他,他们一帮打手中间有一个人跟120救护车的司机是同学。因在工地上被村民围住脱不开身了,就叫了江东分院120的救护车把他们拉出来了。

  陈宝良及三村民被抓:因带头上访

  有村民向记者透露,说如果没有发生王雪峰医生被打伤的事情,也许就没有陈露和陈宝良父女以及另3名村民被判刑的事情发生。

  2012年10月27日,陈宝良在浙江丽水被抓后遭刑拘。而同时,另外3名村民也在不同的时间被刑拘:李友宝、翁秋英10月13日被刑拘,马小红11月1日被刑拘,但4人都在11月20日被逮捕。

  因外界流传派出所要把所有去过工地上“闹事”的村民都抓起来,陈宝良曾在外地躲了整整20天。而在此之前的10月3日下午,陈宝良在广发和睦园的工地上被打伤(2013年5月份才鉴定为轻伤)。在出现江东分院王雪峰医生被打伤的事情后,5日,陈露被诸暨市公安局刑拘。

  10月7日,陈宝良怕开发商再叫人来医院打他,更怕自己又遭受不测,在医院来不及为伤口拆线,就离开诸暨市躲起来了。

  一审法院判决显示:陈宝良、陈露、李友宝系共同犯罪,其中陈宝良、李友宝系首要分子,陈露、马小红、翁秋英系积极参加者,其行为均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罪名成立,依法应分别追究刑事责任。

  采访中,很多村民都告诉记者,陈宝良、李友宝等4人是因为曾去过北京为28.24亩土地上访过,所以公安机关有选择性的抓了他们几个,杀鸡给猴看。而陈露正好碰上了当天的纠纷,抓她的目的,“有拿陈露要挟陈宝良之嫌”。

  据记者了解,案卷里有一份陈宝良86岁的母亲郭苏亚“画圈圈”的询问笔录。笔录上除了一个手印,还有几个名字被画圈,也被公诉方拿来用于指证陈宝良等被告,判决书也作了证据认定。但郭苏亚是文盲,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当天在派出所做笔录时,她从头到尾没有拿过笔。

  “派出所都把拘留证直接放在诸东村支书陈铁中手中,只要想抓谁,就直接填写村民的名字就可以了。”几位知情村民说,这个消息是陈铁中身边的朋友说出来的,但是现在陈铁中都被市检察院反贪局给抓去调查了。

  陈宝良的大女儿陈薇至今也很疑惑,“妹妹没有打王雪峰医生却被判刑了,但是我爸也被打成轻伤了,凶手却被当日放走,第二天又出现在殴打村民的现场,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派出所跟开发商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陈薇清楚地记得,她和丈夫赵仁杰向诸暨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递交有关其父亲陈宝良的伤情鉴定申请书,多次遭到了拒绝。“后面是《民主与法制时报》的记者过来采访后,公安局才接受了申请。”

  采访中,马小红的丈夫陈冰告诉记者,原城东派出所副所长边柏明到他家里恐吓:“我说犯了什么罪就是犯什么罪了,落到我手上就不用想保出去了。”陈冰说,自己虽然没有当时的录音证据,但这是实实在在千真万确的事实。

  李友宝的丈夫陈天行也向记者透露,李友宝被公安部门刑拘也让人颇有些莫名其妙。李友宝2012年10月3日才从外地回来,回来后也去了事发现场,但只是在外面的马路边与村民说话,根本没有进入工地里面。

  为了证实上述说法,2月17日下午,记者又来到诸暨市公安局采访了解。在办公室里,一位叫王雨的负责人接受了采访。她说,自己并不知道整个案情情况,不好回答记者采访的问题,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她还告知,原城东派出所的边柏明、王晓春现在都不在原派出所工作了,都调动了。如果要采访他们两个人,要征得他们本人的同意,公安局也不好行政命令其接受记者采访。

  王雨说,对于村民举报和反映边柏民、王晓春的一些问题,如果他们局里要内部调查处理的话,也要等到二审是否被改判了才会决定调查处理。

  随后,王雨答应下午下班后给记者回信边柏明、王晓春两人是否愿意接受采访。但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王雨才给记者回复说,“边柏明他两人说不愿意接受采访,说陈露以及村民的案子对他们的压力很大。”

  而陈宝良的女婿和大女儿陈薇也向记者透露,陈宝良在外逃期间,暨阳街道办的一干部骆某曾给陈宝良打电话,说只要陈宝良回来把情况说清楚,只要不再带头上访维权,什么事情都好说,也会马上把陈露放出来,保证陈露没事。“我父亲在一审庭审时都亲口说了这个事情。”

  对此,记者曾到暨阳街道办事处采访求证。一位负责对外宣传的陈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但对记者要求向骆某求证是否给陈宝良在电话里讲过类似的话时,他告知骆某并不在单位,外面办事去了,联系不上。当记者提出把骆某的电话告诉记者,这位陈姓负责人也不愿意提供。对此,暨阳街道办始终不肯正面回应陈宝良家人所提及的说法,就连办公室里的电话都不肯给记者留下。

  诱因:28.24亩土地致多人多次被拘留

  图:天车罗村民与广发置业公司发生争纠纷的和睦园工地门口

  据记者了解,在2013年11月26日一审庭审时,庭外还有很多被作为指控陈宝良、陈露、李友宝等5位被告人人证的村民强烈要求出庭,他们“有话要说”。

  一位知情村民透露,这块28.24亩“子孙地”成为“肥肉”,市值近2个亿,各种力量粉墨登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而同样“垂涎”这块价值上亿元的土地,还有合并之后的诸东村村委、暨阳街道和一些开发商。

  这话又得从头说起。

  2001年,曾从部队转业后在原天车罗村任两届村主任的陈宝良,届满后卸任。

  2003年,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娶妻建房的土地,在陈宝良的提议下,每个村民出4000元钱,向国家缴纳了280.48万元的土地出让金,购置了一处28.24亩“子孙地”。经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政府批准,这块村留置土地的使用权证、土地证办在天车罗村经济合作社名下。

  随着2005年天车罗村和石佛村合并为诸东村,天车罗村经济合作社同时被注销。但是土地的权属没有发生改变,也没有过户。

  村民介绍,该土地在2005年12月1日,依法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这是浙江省唯一一块由村民办理土地使用权证手续的出让土地,因此价值不菲。”

  村民告诉记者,因这块28.24亩土地引发多次纠纷,自2009年8月至2012年10月,被打伤的村民不计其数,被拘留的竟有十几人。

  “2009年8月24日,原城东管理处书记翁国灿曾纠集势力200余人打伤村民多人,2名村民住院。之后的三年来,陈某、宣某、李某等10多人曾多次被拘留。”

  有村民证实,翁国灿和开发商更多地将矛头对准维权上访的骨干。随着事情的进展,这种传言,如今似乎又得到了证实。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东方早报》等媒体报道:“2013年4月,宣邦华等联合400余位村民,开始向诸暨市检察院反贪局举报诸东村村支书陈铁忠等涉嫌贪污村集体的卖地款。7月16日,诸东村会计孙志军被诸暨市检察院反贪局带走;7月18日,广发置业的老板翁富明因涉嫌行贿被检察院采取强制措施;7月25日,诸东村村支书陈铁忠被抓。9月30日,广发置业法人代表毛均明被抓。10月9日,诸暨市暨阳街道办城东管理处书记翁国灿被诸暨市检察院反贪局抓获。”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他们6人被村民认为是官商勾结侵占其土地的主谋。在土地开发利用的过程中,村民的补偿款被官商勾结侵吞了,因此,村民认为是自发维权并非无理取闹。

  据记者了解,对于施工的合法手续,一审案卷中有提供的当地政府文件的批复文件,以此证明施工方的“施工应该有合法手续”。

  但一位村民在案卷里也说出了村民多年维权的原因。

  “28.24亩土地沿公道边的7亩地,村里通过土地储备中心公开挂牌拍卖并由‘米兰’房产以3020万元拍走,村民每人分得43000元,剩下的21亩中‘广发置业有限公司’只占12亩,剩下9亩中3亩属于道路配套工程,还有沿公路边的6亩是属于村里的,但这6亩地一直被‘广发置业有限公司’占用拥有。这也是天车罗村民不断闹事的焦点。因为村民们认为这6亩地是属于村里的,在这6亩地得不到落实的情况下,村里就不能让工地正常施工。”

  据记者了解,村民与承建方多次产生矛盾,村民也多次到工地上吵闹过。警方还有街道干部也多次进行过调解,但都没有结果。

  “村民到和睦园工地自发维权是因为广发置业侵占了村民的6亩土地而未补偿,侵犯了村民的利益。”一位知情村民指出,暨阳街道办都开过几次协调会,并明确表示:“土地在没有赔偿青苗费前,是不能施工的。但之后广发置业没有赔偿就开始施工,引发村民的强烈不满,并非村民无理取闹。”

  记者发现,一审法院对诸暨市广发置业有限公司取得该建筑用地是否合法没有作出认定,对被违法侵占的6亩土地、以及该土地对天车罗村村民有无合理补偿也只字不提。

  对此,2月19日,记者曾来到位于诸暨市时代商务中心B2座9层的诸暨市广发置业有限公司采访了解。当记者来到该公司的门口时,发现其办公室的大门紧闭,当日并没有人上班。

  随后,记者又辗转找到该公司的电话号码并致电采访。一位自称是广发置业公司的行政人员接电话后告知,因为公司的负责人毛均明刚被取保候审出来,也不在诸暨市,外面办事去了,所以公司不方便接受采访。等记者的话还未说完,该工作人员就即刻挂断了电话。

  昨日,记者再次致电陈露的姐夫赵仁杰了解情况。在电话里,赵仁杰说,他还没有接到父亲陈宝良和妹妹陈露两个人向二审上诉何时开庭的通知。

  “陈露无罪还是‘被有罪’,或者说父亲和另外3位村民被判刑的真相又如何,现在也只能寄望二审法院的公正判决,除此之外,也只能如此等待了。”赵仁杰说,据他了解,2012年10月3日父亲陈宝良被开发商雇凶打成轻伤,现在发现凶手被人顶包,找了一个当时没有参与殴打陈宝良的人顶替。

  迄今为止,这些话题的关联度相互产生的传闻又交织在一起,层层雾霭依旧没有散去。但解答谜团的重任,似乎又落在了二审法院的身上......

相关阅读

蓝筹股带动大盘继续上攻 沪指重返3400点
    【盘面简述】今日早盘,随着油气股的拉升上涨,中国石油和中国石...
白马股崛起补涨强烈 短期恐慌性抛盘并不大
    今日市场点评:沪深两市早盘各股指纷纷小幅低开,开盘之后一度呈...
市场再度面临重要的时间窗口 一板块有望迎来年末行情
    【今日小结】今日,两市小幅高开,开盘回撤后快速上行翻红,金融...
不离谱的回落 三理由力挺节后机会
    今日市场点评:大盘在节后第一天走出了高开低走的行情。在国庆期...
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名单不久后推出 军工、民航、通信混改机会尤为突出
    国新办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在回答记者关于...
多方护盘力量继续加码 市场震荡不改上行趋势
    【今日小结】全天看,两市双双低开,开盘后在煤炭、有色等资源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