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举报抚顺铝厂破产潜亏23亿系“子虚乌有”?

来源:当代商报时间:2014-04-11 08:52:11

 


图:中国铝业
在2008年对部分职工反映和举报事项的说明。
记者杨轩 滕虓
 
  2010年11月,中国第一家轻、稀有色金属综合性大型冶炼加工企业抚顺铝厂实施政策性破产。
  破产并非事情的终点。随着破产重组的深入,一些职工反映企业破产安置补偿款被挪用的诸多问题也渐次被曝出。
  近日,原抚顺铝厂的部分职工向媒体反映举报,称原本正常经营并不亏损的抚顺铝厂被作假造亏达数十亿元,以及虚报职工人数、篡改职工档案而套取国家财政部破产补助资金10多亿元。
  接到报料,3月24日,记者前往抚顺市实地调查采访。
 
                    惊爆潜亏23亿元
 
  2006年3月11日,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铝业,股票代码:香港2600,纽约ACH,上海601600)与辽宁抚顺铝厂在北京签定股权转让合同。抚顺铝厂将其拥有的抚顺铝业有限公司(简称:抚铝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中国铝业。 
   公开资料显示,抚顺铝厂当时电解铝产能14万吨,预焙阳极产能7.8万吨,海绵钛生产能力1500吨。截至2006年2月底,抚铝公司经评估的总资产价值为人民币12.7亿元,其中净资产为人民币5.03亿元。本次转让价格为人民币5亿元。 同时,中国铝业公司将出资0.7亿元收购抚顺铝厂全资拥有的抚顺钛业有限公司70%的股权。
        抚顺铝厂职工李山(化名)告诉记者,2006年转让之后,抚顺铝厂还剩有铝板卷、铝型材两条生产线,机修厂、运输公司、抚顺铝厂房地产处。整个铝厂的住宅(公有和私有)、镁厂(上世纪九十年代投资两三亿建设)、热力分厂、液化气站、生产铝电解原料的103分厂、加工铝厂设备的106分厂、福利处、酒店以及6大厂办集体企业。劳务公司、建筑安装公司、铝型材公司、服务总公司、二服公司、加工公司等。
  “转让给中国铝业的生产线主要生产铝锭。”李山告诉记者,转让后剩余下来的生产线和工厂也都在“正常生产”,并没有亏损,比如铝板卷、铝型材、106分厂、热力分厂等,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2010年后。不过,李山也承认,到2010年的时候,厂办大集体企业很多已经不行了,只有一半工人在岗。
        曾在抚顺铝厂厂办大集体建筑安装公司担任工号长的刘华(化名)说,2006年时,建筑安装公司还有80%的在岗工人,情况还算不错。而他的家人所在的铝板卷、铝型材、106分厂等效益也不错,没有发生拖欠工资的情况。
  根据中国有色网的信息显示,2006年,抚顺铝厂在经过资产重组后,加入中铝公司的抚顺铝业、抚顺钛业有限公司以及存续的抚顺铝厂三家企业在生产经营各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效。
        其中存续的抚顺铝厂2006年全年铝型材和铝板带产销量双双首次突破万吨,全年实现工业总产值70219万元,实现销售收入78078万元,实现税金7020万元。
2007年上半年,生产铝板卷9503.9吨,铝型材4870吨,分别超额完成上半年工作计划。
  但2008全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严重影响了全球有色金属业,我国铝冶炼行业也受到较大冲击。2008年中国铝业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降98.69%。
  受此影响,2008年,抚顺铝厂开始申请破产。2009年12月,全国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对抚顺铝厂正式下达了国家政策性破产通知。
  2009年下岗后,刘华从原来的同事处了解到,抚顺铝厂旗下的一些工厂和公司运营状况不错,甚至到了现在还保持着正常生产与运营。
  记者了解到,实施政策性破产后,抚顺铝厂也被清算重组为华盛、华银两家企业,负责铝板卷和铝型材生产。
  基于这样的现状认识,加之中国铝业5.7亿的转让资金,李山和刘华对抚顺铝厂的破产并没有心理准备。不过,2010年,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破产裁定还是把现实残酷地撕开,摆在了所有职工的面前。
  记者从职工手上拿到一份抚顺铝厂在2010年10月9日作出的一份实施政策性破产的介绍材料。据了解,这份介绍系2010年抚顺破产宣传办公室面向全体职工进行破产宣传的材料,但材料最后仅有抚顺铝厂的落款和日期,并没有相应的公章。
  该材料显示,抚顺铝厂“由于工艺技术落后、设备陈旧、产品附加值低,企业连年亏损,并且为了维持生存,大量亏损在当期财务账面没有体现,形成巨额潜亏,累计亏损额达到23亿元……以目前抚顺铝厂的生产经营能力,仅能维持不足1100人正常就业取得微薄的劳动报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根本无能力支撑企业运行下去。“抚顺铝厂拖欠银行贷款本金63,280万元,企业实施政策性破产后将不再承担银行利息和偿还贷款本金……”
  对于这份介绍材料,但李山、刘华等职工并不认可。他们认为,2006年,中国铝业刚把抚顺铝厂债权债务都换清,还给抚顺铝厂5亿7千万元的资金,四年时间,怎么突然就出现23亿元的潜亏?
  甚至有抚顺铝厂职工跟记者透露,他亲眼看见当时抚顺铝厂的会计造假账虚设银行贷款,这甚至引起一些员工对6亿多银行贷款真实性的质疑。
  记者了解到,2008年时,中国铝业公司曾经给抚顺市人民政府去函,表示应按照2006年1月16日《抚顺市人民政府、抚顺市国资委关于中国铝业公司拟收购抚顺铝业有限公司、抚顺钛业有限公司股权的承诺函》(简称承诺函)的精神,妥善处理有关问题。
  而在采访中,抚顺市相关部门并未提供承诺函以及2010年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抚顺铝厂破产的裁定。

                  破产补助资金的钱去哪儿了?
 
  按照2010年10月9日抚顺破产宣传办公室的情况介绍,“抚顺铝厂所属厂办集体企业,利用企业实施政策性破产的机遇,向中央及省、市争取政策,通过主办厂部分资产变现,争取帮助职工解决安置有关问题。”
  随后,在2010年12月25日,财政部下发了财企【2010】351号《财政部关于拨付抚顺铝厂关闭破产补助资金的通知》(简称通知)。
  通知规定:“抚顺铝厂破产所需的职工安置等费用,先用资产变现收入解决。资金缺口由中央财政在2010年一次性补助102984万元,该项补助列2010年‘2080601企业关闭破产补助’预算科目”,“对中央财政拨付的资金,要加强管理,制定可行的监督管理措施,确保专款专用,严禁挤占挪用。”
  据了解,抚顺铝厂共有职工3506人,包括全民固定工2872人,全民合同工634人,另有厂办大集体职工5427人。
  为了照顾所有职工利益,抚顺铝厂的破产情况介绍材料里表示,抚顺铝厂所属厂办集体企业,利用企业实施政策性破产的机遇,向中央及省、市争取政策,通过厂办部分资产变现,争取帮助职工解决安置有关问题。
  李山告诉记者,负责抚顺铝厂破产的相关部门领导曾经在办公室公开对部分厂办大集体职工说,因为厂办大集体职工的身份不能参与破产,所以需要把集体职工改成全民职工,向国家申请费用,解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还可以获得国家规定的补偿资金,享受全民国有职工一切待遇。”
  随即,大集体职工每人上交了7张一寸黑白证件照,由厂里安排专门工作人员将大集体职工档案改为全民国有职工档案。
  随后的问题也出在这个原本是惠及全体职工的措施上面。李山告诉记者,抚顺铝厂为了照顾厂办大集体员工出台的特殊政策本是好意,但在实施过程中却颇受争议。
  据一名职工介绍,财政部的通知出来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抚顺铝厂逐一落实2873名全民国有职工的安置补偿费:每人3366元/年,740名劳动合同制职工的安置补偿费:每人1708元/年,并补发了6个月3600元的基本生活费,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都基本办理。
  “还有几十名员工因为补偿标准的争议没有签字。”该职工说,没有签字的人怀疑这个补偿标准不够国家的规定。
  至于原厂办大集体职工,尽管以全民国有职工之名申请安置补偿,但是最后却又实施厂办大集体职工的低标准。
  “厂办大集体职工共有5427人,安置补偿费标准是705元/年,远远低于全民国有职工。现在已经有两千多人领了这笔钱,还有两千多人没有领,其中包括一千多退休职工。他们认为补偿标准不合理,明显偏低。”李静(化名)说,厂里为领取安置补偿费的员工安排了养老保险,但却没有缴纳医疗保险费用。
  这样的差异化操作,让抚顺铝厂厂办大集体的很多职工感觉到自己成为相关部门套取国家财政安置补偿资金的工具,顿感失落和愤懑。
  李山告诉记者,他从厂里的相关负责人那里了解到,破产过程中,整个职工的安置补偿资金,其中全民职工一次性买断费用不到4亿元,厂办大集体职工一次性买断费用才2.5亿元,而两项费用加起来都不到7亿元。
  “财政部拨付了10个亿,还有资产变现的资金,加上中国铝业之前的5个亿,这么多钱都哪里去了,为什么职工的安置补偿款一直没有全员全额到位?国家不是明文规定要专款专用么?如果不专款专用,岂不是成篡改档案套取国家安置补偿金的行为了?”李山还给记者透露,从1999年开始,抚顺铝厂职工一直没有拿到国家规定的独生子女费、取暖费、医疗报销等费用,涉及人数1万余人。
  按国家政策规定,政策性破产的财产分配次序为:(1)清算费用(包括清算期间职工生活费、医疗费等);(2)职工安置费;(3)拖欠的职工工资、劳动保险费(包括经济补偿金、欠非正式职工的劳动报酬、欠企业职工集资款);(4)认定有效的财产担保债权;(5)欠缴的税款;(6)破产债权。
  依上述规定的分配次序和最后实施的结果,很多职工认为,有人在篡改职工档案而套取国家财政部破产补助资金。
  “想想这些年,全国人民都有医疗保险,而我们5427个集体职工却没有医疗保险。原以为10亿元的破产补助款和企业固定资产变现是破产企业职工的救命钱,可是这些资金多年却不知去向,又不给我们安置补偿。”原一线混岗职工张恩山告诉记者,由于多年没有缴纳医疗保险,因此很多下岗职工连生病住院治疗都交不起费用。
  对于上述部分职工的说法,3月25日上午,记者曾来到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采访了解。但一位负责接待媒体的办公室人员,拒绝了记者查看该院在2010年11月12日作出的抚顺铝厂破产裁定文书的要求。
  随后,在抚顺市委宣传部的一处办公室里,记者又见到了两位在抚顺铝厂负责破产清算的丁姓、韩姓负责人。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方拒绝提供任何材料证据。
  3月31日,记者又再一次向抚顺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发出采访函求证、核实。但截止发稿时,相关部门并未就采访函提及的“2006年中国铝业公司已经承担还清抚顺铝厂所有债务,为何4年后又出现数十亿元的巨额潜亏?”等方面的问题给予回复。
  对于事情的进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相关阅读

蓝筹股带动大盘继续上攻 沪指重返3400点
    【盘面简述】今日早盘,随着油气股的拉升上涨,中国石油和中国石...
白马股崛起补涨强烈 短期恐慌性抛盘并不大
    今日市场点评:沪深两市早盘各股指纷纷小幅低开,开盘之后一度呈...
市场再度面临重要的时间窗口 一板块有望迎来年末行情
    【今日小结】今日,两市小幅高开,开盘回撤后快速上行翻红,金融...
不离谱的回落 三理由力挺节后机会
    今日市场点评:大盘在节后第一天走出了高开低走的行情。在国庆期...
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名单不久后推出 军工、民航、通信混改机会尤为突出
    国新办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在回答记者关于...
多方护盘力量继续加码 市场震荡不改上行趋势
    【今日小结】全天看,两市双双低开,开盘后在煤炭、有色等资源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