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账户突遭冻结 蓝海系私募产品“昙花一现”

来源: 上海证券报时间:2018-05-15 20:29:23

⊙记者 吴正懿 实习生 林淙 ○编辑 孙放

昔日明星私募罗伟广深陷债务纠纷后,又一前私募冠军苏思通面临窘境。

东晶电子5月14日午间公告,大股东蓝海投控掌舵人苏思通卷入民间借贷诉讼,并牵连上市公司,致银行账户遭法院冻结。尽管苏思通作出兜底承诺,但无力改变东晶电子当日股价跌停的走势。

上证报记者发现,蓝海投控入主东晶电子的成本超过20元/股,最新股价已近腰斩。从蓝海系私募产品表现看,自2016年度“蓝海一号”摘下私募桂冠“昙花一现”后,其旗下共12只产品有半数已提前清盘,在A股公司股东榜上也销声匿迹。

资金账户突遭冻结

东晶电子昨日午间公告,公司近日查询银行账户发现,在金华中行的账户被暂停支付12个月。经询问,因刘润东与苏思通、朱嬛、蓝海思通投资控股(上海)有限公司及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经刘润东申请,山东临沂兰山区法院对前述账户采取了冻结资金的强制措施,账户余额1.68万元。

东晶电子称,经自查,公司未与前述四方发生任何资金往来,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未审议过公司与四方的任何债务及担保事项,也未签署任何与债务及担保相关的协议或法律文件。对此,苏思通出具了书面《确认函》,称上述民间借贷纠纷与东晶电子无任何关联,东晶电子如因上述纠纷遭受任何风险或损失,由其本人负责承担或赔偿。

东晶电子强调,本次被冻结账户为母公司所使用之银行账户,日常主要用于支付母公司层面的管理费用,涉及往来资金金额较小,不会影响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和正常的管理活动。但公司不排除后续会有其他资产被冻结的情况发生。

“从披露情况看,不排除有人以上市公司名义违规进行了担保。”有会计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实控人兜底的做法,得看债务人是否有资金实力。二级市场上,东晶电子昨日午后快速下跌,临近尾盘时跌停。

股价腰斩让渡控股权

颇为微妙的是,东晶电子正处于“易主时刻”。

东晶电子4月20日披露,苏思通拟将其持有的蓝海投控5.28亿元有限合伙财产份额分别向创锐投资及鹰虹投资转让。其中,3.57亿元财产份额(占比67.53%)将转让给创锐投资、1.71亿元财产份额(占比32.45%)将转让给鹰虹投资。同时,苏思通还将其持有的思通卓志51%股权零元转让给创锐投资。

交易完成后,创锐投资将成为蓝海投控执行事务合伙人(GP)思通卓志的控股股东,创锐投资由此将间接掌控东晶电子25.10%股票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钱建蓉。

2016年末,苏思通掌控的蓝海投控以20元/股,合计2.45亿元的对价,获得*ST东晶5.03%股权,同时将剩余的15.08%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收入囊中。2017年4月5日至4月7日三天内,蓝海投控耗资约2.4亿元完成二次举牌,直接持股比例升至10%,增持成本约20元/股。

彼时,披星戴帽的*ST东晶2014年、2015年已连续两年亏损,面临暂停上市风险。最终,公司通过资产处置完成保壳,并更名东晶电子。之后,蓝海投控派出1988年出生的王皓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但迄今未对东晶电子实施任何实质性改造。

目前,东晶电子最新股价跌至11.07元/股。由此计算,不计财务成本,蓝海投控的账面浮亏达2.15亿元,比例达44%。

蓝海系私募产品“昙花一现”

有趣的是,在公告中,苏思通转让股权之举被描述为“随着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个人拟寻找其他投资机会,遂拟放弃继续参与上市公司经营的机会。”但种种迹象显示,苏思通早已身陷债务泥淖。

今年2月5日,苏思通曾从鹰虹投资处借款2.01亿元,借款利率为年化12%,借款期限为6个月,该协议项下苏思通全部债务及责任由蓝海投控与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共同提供连带责任担保。4月的交易中,苏思通将蓝海投控32.45%的财产份额向鹰虹投资转让,即是用作抵偿1.71亿元债务。

2月9日,蓝海投控将所持全部2439.95万股股份质押给荣润投资,质押目的是“为实际控制人苏思通的个人债务作担保”。

公开资料显示,蓝海系掌门苏思通生于1983年,曾任职于新时代证券等机构,有着十余年的资本市场运作经历,投资风格以快、准、狠著称。

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是苏思通旗下私募产品的运营主体,“蓝海一号”2016年以绝对优势摘下私募桂冠,发行过“蓝海二号”、“蓝海三号”、“蓝海金牛”、“蓝海稳定成长”、“蓝海汇金”等12只产品。2016年3月,蓝海韬略曾拟出资2.6亿元受让量子高科5%,后因故取消。苏思通本人,曾在姚记扑克2016年半年报股东榜上露脸,后迅速抽身。

但私募冠军头衔只是昙花一现。据查询,目前“蓝海二号”等6只产品已提前清算,剩余6只尚在运营期。今年A股公司一季报股东榜中,蓝海系产品已不见踪迹。

记者印象中,苏思通十分自信,他思考时爱抽烟,眼睛微眯。他喜欢从细节推敲人、物、事,并在极快的时间里形成自己的判断,而这种判断也常成为他决策的基础,市场人称“快刀八郎”。

在投行人士看来,金融去杠杆及抑制炒壳等监管政策的持续强化,是高杠杆玩家崩盘的主要原因,“市场风格变了,炒壳套利已经终结。”

相关阅读

29日零时将上调汽柴油限价  每吨汽油上调170柴油上调165元
    人民网北京3月28日电 (朱江)今日,记者从隆众、卓创社会监测机构...
今年政策方向没有变,“三去一降一补”具体该怎么干?
    2018年,我国开启高质量发展新征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深化供给...
蓝筹股带动大盘继续上攻 沪指重返3400点
    【盘面简述】今日早盘,随着油气股的拉升上涨,中国石油和中国石...
白马股崛起补涨强烈 短期恐慌性抛盘并不大
    今日市场点评:沪深两市早盘各股指纷纷小幅低开,开盘之后一度呈...
市场再度面临重要的时间窗口 一板块有望迎来年末行情
    【今日小结】今日,两市小幅高开,开盘回撤后快速上行翻红,金融...
不离谱的回落 三理由力挺节后机会
    今日市场点评:大盘在节后第一天走出了高开低走的行情。在国庆期...